0755-88999368
专访旦恩创投凌代鸿:创业10年让我更懂创业者
来源:投资界综合 |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 2016-09-19 | 4705 次浏览 | 分享到:
从创始人来讲,旦恩创投第一看重的是创始人的屌丝的顽强作战精神的;其次这个人要有社会的公德意识,不要为了赚钱其他什么都不顾了。

专访旦恩创投凌代鸿:创业10年让我更懂创业者

  引语:凌代鸿认为,早期投资无法作为一个生意来做,而是要基于内心的情怀也好,兴趣也好,当成一项事业,心怀敬畏地前行。

  “很多年没有一本书能让我三次流泪,全世界的创业者都是一样的艰难。”

  近期备受创投圈推崇的《创业维艰》一书中许多场景都让凌代鸿感同身受。凌代鸿是旦恩创投的创始合伙人,他与《创业维艰》的作者本·霍洛维兹经历相似,他们既是成功的早期投资人,同时也曾经白手起家创建过成功的企业,他们亲身经历了创业的各个环节,见证了企业的高潮和低谷,目睹了资本的狂热与泡沫破裂,更看到了创业者背后不为人知的真实经历。

  创业是完成比难更难的事情

  “在担任CEO的8年多时间里,只有3天是顺境,剩下的8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

  ----本·霍洛维兹,《创业维艰》

  从1998年到2008年,凌代鸿的创业时间要比本·霍洛维兹更久一些。

  凌代鸿大学毕业后就进入图文影像和印刷包装行业“打了近十年工”。1998年,28岁的凌代鸿和几个股东自筹300万人民币,作为启动资金开始创业,所创公司兆迪技术主要为世界一流印刷设备做代理和综合技术服务商,而当时行业内排名第一的公司已经在中国市场上投入了几个亿的资金。10年后,兆迪科技成长为几百人规模、每年超过十几亿销售额的行业领头羊企业。

  “我没想象到创业会这么难。”凌代鸿在创业的十年中经历了创业者和企业管理者每天都会遇到的问题,商学院不会诚恳地告诉你创业华丽外衣之下难以想象的艰辛,也教不会你如何像一个战士一样从商业战场上的枪林弹雨中奇迹般地幸存,摔得遍体鳞伤也要爬起来的本能。

  凌代鸿1998年开始创业的时候,他的前老板送给他一辆进口的奥迪A6,在当时这是非常高级的车,他想“我可能连汽油钱都交不起”。可是没想到,这辆车后来成为了他随身的旅馆——凌代鸿经常白天谈客户,晚上为了节省资金,或者是来不及找旅馆就在车里睡上一晚,第二天找个地方洗把脸再去见下一个客户。创业初期的资金短缺也是个大问题,在资金最紧张的时候,他只能去变卖东西,连东西都没得卖的时候,凌代鸿开始向朋友借钱,当借不到钱还要回来面对员工们时,“甚至连跳楼的心都有了”。

  从投资自己的企业家到投资他人的早期风险投资人

  从零创业到将一个企业的年营业额做到十几亿,稳居全国第二的位置。 在其他人看来凌代鸿毫无疑问是个成功的企业家,但他经常和他的高级管理层说,做企业要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看着粮仓,望着田野,我需要做那个看着粮仓望着田野的角色。也正在此时,他看到了创新经济的崛起,无数年轻人涌入互联网,雄心勃勃地改造各个行业。

  都说四十不惑,但凌代鸿在38岁时却陷入了深深的忧虑和迷惘。很幸运,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遇到了一些优秀的创业者,其中一个是他人民大学的硕士同学——收货宝创始人Jason 许建伟,基于对人的了解和对行业的判读,凌代鸿在其公司没有成立之时便进行了投资,这成为了旦恩创投第一个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的投资项目。乍一看收货宝是解决最后一公里代收货的社区服务提供商,其实是通过一种网格化的布局来解构快递行业,为快递公司提高配送和服务效率,同时通过与客户的实际接触去构建更多消费、品牌上的引导。目前收货宝已经完成了B轮融资。“David几乎在收货宝5年中每一个重大的困难坎坷关键决策时刻,都给予团队强有力的支持和企业家才能给出的建议,在早期团队资金紧张的时候,David每次都说我时刻给你准备着一千万度过难关,虽然我们没有用上这笔钱,但是这让我们至今都很感恩他的支持。”这是许建伟对凌代鸿的真实评价。

  凌代鸿逐渐想明白,从企业家到投资人,企业家的乐观主义精神 ,创业完整经验,识人用人的能力,对趋势和商业模式判断,对行业的深刻理解,对团队执行力的判断和要求,所有这些都是风险投资中必备的能力;当然,除此之外,对风险的理解和把控 , 资本的对接能力,以及从一个运动员变成一位教练,甚至是陪练的心理转化,等等,还是同做企业有所不同的。凌代鸿常说:“任何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可能开始投资时都是新兵,都要缴昂贵的学费。”

  截至目前,旦恩创投的团队收到商业计划书超过两万,面谈近3000个团队,他也被同行称为“最勤奋的早期风险投资人”。据凌代鸿介绍,目前旦恩创投现有的近四十家投资组合有80%已经完成了A轮甚至B轮以上的融资,3家并购退出,近期在新三板已经和即将挂牌的企业也多达7家,在2015-2016年,预计有三个项目将在国内外市场IPO。虽然投资速度不算快,但是却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

  传统等于落后?我不同意!我们要做的是产业互联网

  在凌代鸿进入投资行业初期,他也做一些传统的股权投资,比如拿一半的资金占一半的股份。他起初只投和自己的老本行有关系的公司,并且要求这些企业都已经有—定规模,但结果并不理想。他逐渐发现印刷包装行业可供选择的企业不多,加上处于传统技术行业,很难实现大的突破。凌代鸿把自己之前的这种投资行为归为企业家投资人的1.0版本。投资的2.0版本是某些企业家利用手头闲钱做些天使投资,对社会创业创新有很大帮助,但依然成功率极低,因为没有专业团队,看的企业样本量太少。“这种投资方式,在两三年内你可能觉得投资的团队还不错,但是这不能说明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坏消息会接踵而来。”3.0版本要更进化一些,即企业家转型全职做投资人,凌代鸿认为,很多企业家能认识到自己的强项在哪里,短处在哪里,招募互补的人才来补充自己的投资团队,基于创业的实操经验,还有对创业者特征的理解,往往投资的成功率也会大大超过其他的普通投资人,“很幸运我们进化到了投资人的3.0版本,虽然一路跌跌撞撞,也付出了昂贵的学费,但我常说:这不是弯路,是我必须走的路。”